您當前的位置 >首頁 > 分社動態

“郭德綱”后續:德云社官網大力登載該新聞

更新時間:2019-02-23 10:09:27 點擊數:0 來源:黃南州新聞網

  中新網12月19日電(鮑文玉)綜合報道,近日,一則“北京電視臺呼吁同行郭德綱”的新聞,把郭德綱推上的風口浪尖。“風波”爆發后,各方聲音和傳聞不斷,有傳郭德綱春晚節目會被拿掉,還有北京臺員工斥郭德綱忘恩負義,稱“”是員工們自發請求的。今日,距離聲明發出已過去3天,郭德綱似乎不想接招,并無任何正面回應,反倒是德云社官網卻大力登載了相關“”新聞。

  18日,郭德綱突然更新微博,但這條微博與“風波”沒有任何關系,只是祝賀姬鶴武升級當爹。而關于他能否上春晚的傳聞,有媒體稱其節目暫時是“安全的”,知情人則透露一切“要看馮小剛的意思”。

  11月19日,北京電視臺臺長王曉東因病去世,次日郭德綱在微博發打油詩“一去殘冬曉日紅,三杯淚酒奠蒼穹。雞腸曲曲今何在?始信人間報應靈。”同時,他還配了一張紅雙喜的圖片。

  針對于郭德綱的這一行為,12月2日,北京電視臺向中廣協發函,稱郭德綱這條微博“形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”,并要求強烈譴責郭德綱侮辱逝者的行為,懇請中廣協呼吁廣大電視從業者堅守媒體責任,對缺乏良知的藝人予以。

  北京電視臺方面認為,2010年8月,郭德綱因為縱容毆打北京電視臺記者,并發侮辱北京電視臺及其記者的言論,曾受到社會的強烈譴責。而郭德綱此次發表的這篇微博,含沙射影,“公然貶損侮辱已故的王曉東同志,明顯帶有挾私報復、幸災樂禍之意,是對社會公序良俗的公然挑釁,極大地傷害了北京電視臺全體員工的感情”。

  12月13日,郭德綱又發布了一條狠話微博,稱會“繼續搜集證據,準備一切,你不讓我好死,我也不讓你好活!”之后又秒速刪除。14日,郭德綱改口風,在微博上表示“即日起平心靜氣不再罵人,罵過的我道歉。”似乎是在為之前的行為道歉。

  15日,針對北京電視臺提出的請求,中廣協發布了《中國廣播電視協會電視文藝工作委員會自律維權聲明與倡議》,強烈譴責郭德綱的過分言行,并要求郭德綱向北京廣播電視臺及王曉東臺長和家人道歉,讓生者寬慰,逝者安息。

  中廣協認為,郭德綱侮辱逝者的言行,是“利用公共空間張揚一己私欲、踐踏他人人格,是對互聯網公共空間的污染。利用所謂‘名人’的影響,侮辱逝者尊嚴,是對社會大眾的嘲諷愚弄,是對‘公眾人物’的侮辱。”

  聲明中還表示,郭德綱的這一行為同樣是對生命的放肆踐踏,對人性、良知的無視,對道義的顛覆。“我們大眾有權力放棄對他的關注,有權利撤銷對他的‘封號’,莫讓今天的王曉東先生之車,變成千千萬萬個電視傳媒人之轍。”

  12月15日,中廣協發聲明,呼吁全國電視臺放棄對郭德綱的關注,并要求郭德綱為調侃北京電視臺臺長王曉東去世一事道歉。而其實早在12月14日,郭德綱就發過一條猜疑似道歉的微博,他表示:“早8點走在北京街頭,陽光明媚天空蔚藍。呼吸著微寒的空氣,整個人輕松了許多。觀熙熙攘攘,頓覺人生很美好。百歲有幾,何必矯情?好好工作享受生活,摒棄雜念正視前方。即日起平心靜氣不再罵人,罵過的我道歉。休把時光辜負,花謝重開、青春榮辱,總不如看上幾部閑書,想富貴窮通、離合悲歡俱是定數。”

  12月18日,在中廣協聲明發布后的第3天,郭德綱仍舊未對“風波”有回應,他雖然更新了微博,但只是為了祝賀姬鶴武升級當爹,他寫道:“添丁進口,喜大普奔。由于鶴武的努力,為師又晉級師爺了,愿寶寶健康快樂”。

  雖然郭德綱對“風波”一直未有正面回應,但是有媒體發現,在德云社的官網,關于“風波”的新聞都在重要位置有所顯示。在頭條位置,德云社官網甚至推薦了一條《多家電視臺冷對“郭德綱”》的新聞。

  據《南寧晚報》消息,對于郭德綱“寫打油詩暗喻王臺長”一事,郭德綱經紀人王海曾回應稱,郭德綱正在橫店拍戲,并辯解說:“我們在這邊拍戲都快與世隔絕了,并不知道誰死了的事情。我們和王曉東沒什么可較勁的,只是早已不聯系不溝通,誰也不找誰了。這條微博應該和他沒什么關系,但外界太敏感、聯想力太豐富了!”

  17日,有媒體再次聯系了王海,據悉,王海的電話在連續響過幾聲之后,就被對方掛斷。隨后,王海以短信的形式詢問媒體身份。在得知身份之后,王海十分客氣地回復,“謝謝您,我們近期不會接受任何媒體的采訪”。

  在中廣協發布聲明后,北京臺官方暫時還未有新的動作,但是12月16日,有媒體聯系到了幾位北京臺的編導、主持人、記者,他們向媒體訴說了這場風波的始末。

  據《半島晨報》消息,北京臺的員工表示,“風波”是北京臺員工自發的集體請求臺領導,向中國廣播電視協會電視文藝工作委員會發表聲明與倡議的。北京臺一位女編導還怒斥郭德綱恩將仇報,她坦言:“幾年前,當郭德綱在相聲界走背運時,王臺長從中國相聲藝術人才培養大局出發,專門安排文藝部門支持郭德綱的相聲藝術。提供平臺,讓他主持節目并說相聲。可以說王曉東臺長,包括北京電視臺,是有恩于郭德綱的。但想不到,郭德綱會恩將仇報,這樣無情無義”。

  除了當事雙方以外,與“郭德綱”一事關系最為密切的莫過于各大電視臺,但是面對媒體詢問,電視臺方面大多不愿回應,江蘇衛視表示還得開會商議,之前有說郭德綱要上央視春晚,這次春晚方面也稱“不回應,目前節目都沒有定呢”。

  據《華西都市報》消息,15日,媒體采訪了部分曾和郭德綱有合作的電視臺。之前天津衛視曾與郭德綱合作節目《今夜有戲》,但是衛視工作人員表示不愿回應“”一事。而當年最早與郭德綱合作的安徽衛視,則稱與郭德綱早已沒有合作,也不愿回應這件事。

責任編輯:黃南州新聞網

上一篇:德云社官網力挺郭德綱 北京衛視暫無明確動向

下一篇:如何評價郭德綱李菁、曹云金為何離開《德云社》三人關系如何?

老彩票 石景山区 | 阜康市 | 金湖县 | 南乐县 | 电白县 | 郁南县 | 隆昌县 | 德保县 | 修水县 | 无棣县 | 义乌市 | 陵水 | 边坝县 | 高安市 | 盐亭县 | 壶关县 | 定陶县 | 涟源市 | 华蓥市 | 拜城县 | 新疆 | 太湖县 | 六枝特区 | 光泽县 | 长沙市 | 即墨市 | 崇明县 | 凤山市 | 曲阳县 | 渝北区 | 弥渡县 | 广德县 | 喀什市 | 定襄县 | 军事 | 宜川县 | 台北市 | 济南市 | 富锦市 | 霍山县 | 徐汇区 | 松滋市 | 香河县 | 石台县 | 和林格尔县 | 宜昌市 | 平利县 | 商都县 | 卫辉市 | 镇康县 | 延川县 | 湟源县 | 泾源县 | 敦煌市 | 通江县 | 南华县 | 临澧县 | 闽侯县 | 宜昌市 | 鄄城县 | 利津县 | 沙河市 | 郧西县 | 阜平县 | 社旗县 | 淳化县 | 磴口县 | 潜山县 | 临邑县 | 胶州市 | 金湖县 | 奉贤区 | 吉林省 | 新竹县 | 小金县 | 许昌县 | 镇赉县 | 陵水 | 禄丰县 | 福清市 | 和政县 | 中阳县 | 陆川县 | 德昌县 | 洛南县 | 革吉县 | 潼南县 | 綦江县 | 福泉市 | 汉川市 | 辰溪县 | 沅陵县 | 福建省 | 岚皋县 | 伊春市 | 湾仔区 | 犍为县 | 固阳县 | 平原县 | 曲松县 | 朝阳县 | 华安县 | 蕲春县 | 礼泉县 | 怀安县 | 都安 | 成武县 | 栾川县 | 蕲春县 | 桦南县 | 萨迦县 | 阜阳市 | 乌兰浩特市 | 乐亭县 | 沅陵县 | 花莲市 | 湖口县 | 内江市 | 赫章县 | 辽阳县 | 新竹市 | 柳林县 | 海淀区 | 平原县 | 盐边县 | 攀枝花市 | 高平市 | 叶城县 | 梁平县 | 长垣县 | 巴里 | 晋江市 | 苏州市 | 元氏县 | 泰和县 | 泸西县 | 北安市 | 施秉县 | 崇文区 | 梁山县 | 郁南县 | 冷水江市 | 宣城市 | 拜泉县 | 乌审旗 | 博湖县 | 邻水 | 平遥县 | 临西县 | 榕江县 | 垣曲县 | 札达县 | 哈尔滨市 | 越西县 | 安平县 | 利川市 | 黄平县 | 黄陵县 | 拉萨市 | 成都市 | 田东县 | 新兴县 | 平潭县 | 高安市 | 延吉市 | 彰武县 | 益阳市 | 杨浦区 | 富宁县 | 永嘉县 | 全州县 | 齐齐哈尔市 | 班玛县 | 敦化市 | 含山县 | 北碚区 | 平塘县 | 镇巴县 | 醴陵市 | 临清市 | 上杭县 | 盘山县 | 眉山市 | 平遥县 | 仪陇县 | 无锡市 | 渝中区 | 南通市 | 万源市 | 景谷 | 吉木乃县 | 顺义区 | 巴彦县 | 黄石市 | 娄底市 | 武胜县 | 米林县 | 雅安市 | 广丰县 | 颍上县 | 多伦县 | 白朗县 | 瓦房店市 | 昌都县 | 当阳市 | 溧阳市 | 高要市 | 海原县 | 长乐市 | 濮阳县 | 博白县 | 盐源县 | 尚义县 | 九江县 | 肥西县 | 庐江县 | 象山县 | 平湖市 | 和田县 | 黄石市 | 浮梁县 | 澎湖县 | 周口市 | 台北市 | 文成县 | 东兰县 | 万山特区 | 克什克腾旗 | 富宁县 | 秦安县 | 睢宁县 | 永定县 | 巨野县 | 顺昌县 | 维西 | 江安县 | 德州市 | 吉林省 | 江口县 | 土默特左旗 | 壶关县 | 陆河县 | 大姚县 | 巴楚县 | 古交市 | 寻乌县 | 新干县 | 江陵县 | 枣庄市 | 即墨市 | 怀安县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