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>首頁 > 禪修

解讀清華女生墜亡背后:蒙眼前行不是禪修

更新時間:2019-02-25 18:44:57 點擊數:0 來源:黃南州新聞網

  在為亡者祈禱之余,這個或許早該反思的普遍性現象也凸現出來:心理學并非佛法,心理游戲并非禪修,但卻為何頻頻借禪之名?

  2015年12月15日,一則清華畢業女生因參加在龍泉寺內進行的體驗活動,在“蒙眼前行”游戲中不幸墜亡的消息,引發了從微博、微信到主流媒體的聚焦。不幸已然發生,佛應當共同祈愿不要再發生類似的次生災害,并且回向亡故的同學能夠往生凈土。但這場令人扼腕嘆息的安全事故,卻在的聚光燈下,朝著另一個方向發展。

  事件發生后,龍泉寺官方對外接待部門“義工課堂”負責人對媒體明確表示:“佛教上并沒有盲禪這回事,那個活動就是實踐拓展,講究合作信任,相當于一個游戲。”“該活動系義工自發組織,是非宗教活動。”雖反復強調,但相關報道中仍出現層岀不窮的“蒙眼禪修”、“禪修營”等字眼。許多群情激奮的網友們因“蒙眼游戲”而轉對禪修大加指責。

  在為亡者祈禱之余,另一個或許早該反思的普遍性現象也因此凸現出來“蒙眼前行”并非佛門所創,更非禪修,只是當下各種心理學拓展活動中一個非常普遍的游戲。心理游戲并非“禪修”,心理學并非佛法,但當下卻為何頻頻借“禪”之名?

  熟悉拓展訓練的人們對“蒙眼前行”肯定不陌生。參與者蒙上眼睛后,需要依賴眼睛以外的其他感官和對隊友的信賴配合而前行。在此類活動的宣傳資料中,我們看到,除了參與者自身生起的感受外,游戲引導者的暗示會貫穿整個活動,通過這種形式,最終得到諸如“一手拉著責任,一手拉著信任”,“當有了可以托付依賴的人(或信仰)后,生命才不至于陷入黑暗中而恐懼”之類的觀念認同。

  對于團隊中的初次體驗者來說,這樣心理暗示式的“啟發”可能是前所未有的“心靈新發現”。對于在巨大壓力下拼生計的現代人來說,這樣的暗示或許可以起到調整心態的作用,但若是要勉強冠以“禪”之名,便真是生拉硬拽了。

  禪修要的是見性成佛,萬緣放下,也包括放下感覺,而不是“找感覺”,可潛能培訓的“魅惑力”幾乎全在“找感覺”中。雖然兩者的目的和路徑截然相反,但放眼望去,以“禪”之名而推廣得熱火朝天的種種心理訓練、“身心靈”教程、成課程、潛能培訓、心靈雞湯、勵志課程、催眠療法,包括許多“玄之又玄”的“靈修”培訓遍地皆是、層出不窮。

  各種“管理禪”、“菩提禪”、“放松禪”、“運動禪”、“養生禪”、“潛能培訓禪修”精神催眠、心理誘導和各類暗示,激發人玄幻的知覺,使人追逐生理和感官的特殊感受,成為營銷手段。趨之若鶩的人們練功服一穿,盤腿一坐,口談身心名相、體驗感覺一番,竟然就成了“禪修”?

  在這些所謂的“禪修”活動中,投入者陶醉于各種前所未有的“美好”感受、特殊體驗,充滿了對“開悟”的憧憬和“道念”,甚至出現不切實際的幻想和反常言行,仿佛投入了一個無苦無難、只有美好的“人間凈地”,現世已經被徹底“凈化”,與“神圣”只有一步之遙。他們對“心靈導師”“禪修導師”總是表現出偏于狂熱的崇拜甚至是奉若神明。即便不是極度投入者,也仿佛從此以后“改頭換面”、“改天換地”,整日活在“不可思議的喜悅安寧”中。

  但是,感覺再好,也不過是心理暗示、精神誘導等的綜合產物。從人類歷史來看,它們并非近來才有的創造。久遠的年代里,巫術就是最為古老的“潛能培訓”。直到今天,一些全球范圍內的部分鄉村和古老部族依然保留著巫術傳統。

  而離現在較近的“潛能培訓”是十年代的“氣功”熱潮。“吹一口氣,手指變長縮短”的“神奇”經歷曾經讓許多人津津樂道、沉迷其中。現在,各種心靈訓練、靈修課程此起彼伏,不少西方心理學課程打著“禪修”的名義,推銷著“生命層次”“潛能培訓合一”“靈魂回歸”的把戲,收斂著大把的鈔票。

  “氣功熱”時代過去以后,隨著經濟生活的日漸豐厚與宗教文化方面政策的放開,人們越發渴求心靈的充實與信仰的探求。然而,熏習著唯物思想長大的幾代人,對這些人類世界不勝枚舉的現象的常識奇缺,對真正的“禪”全然無知,以至于思想稍開“物化”之禁,稍有生命的追求,稍有種種心靈需求,便一窩蜂被“潛能培訓”卷走,還以為走上了“禪修”之道。

  我們對古圣“絕地天通”的告誡遠遠沒有理解。天天想著“進化”,卻退化到要通過“找感覺”來獲得自身成長的路上。熱衷“潛能培訓”的人們都沒有意識到一個巨大的陷阱:當我們越來越敏感時,我們也就越來越脆弱,最后靈魂的虛弱必須由一個大全的存在才能填充,這就是潛能培訓導致的“靈魂的饕餮”。

  有人說:所謂靈修復興,不過是三千年前被圣賢毅然舍棄的巫術的變種而已!巫術的精神在西方心理學、東方靈性學的招牌下復活,造成熱門的心理學江湖,雖然與“禪”無關,卻帶著西方化傲慢和東方式神秘,全方位使用“禪”的名義,肆無忌憚地,在佛教及其周邊領域玩弄精神游戲,搶占心理優勢。

  很多人不解,“潛能培訓”為什么不能是禪修?禪不是“不立文字”嗎?禪不是不拘形式嗎?佛法不是說要以方便令眾生入道嗎?

  法無定法,但一定是“法”。不泥于相,但一定有禪的精神、禪的品格。方便無窮,但一定是出于高格,而非源自下流。禪的精神、禪的品格是佛心的直接顯現,與佛陀的言教表里相成、神形相契,又由祖師大德遵佛遺教,砥礪修行,代代傳承而來。

  從佛陀在菩提樹下覺悟到迦葉尊者拈花微笑、得佛心印,再到達摩祖師西來漢土,將此“安心法門”傳于慧可大師,一直到六祖慧能大師以《金剛經》印心傳法,一花開五葉,禪宗的產生與發展、及其對大乘佛法的巨大影響有著深厚而不可隨意看待的緣起。禪的傳統、修法、基礎、理念、嚴格的教學方式、所依佛教經論的構架、嚴肅的師資傳承絕不可冒名,也絕不是隨意填塞、替換了內容便“人盡皆禪”的。

  相比之下,帶著濃厚心理學色彩的“潛能培訓”訓練充滿了心理暗示與精神誘導,不是教人直面自心,而是讓已在表層心理活動打造世界里不停折騰的眾生,永無止境地沉溺于“感覺”,更何況還是以最講求擺脫外在的感覺追逐,而要求修行者向內用心、反求諸己進而直面心性的“禪”之名!

  禪修要的是出離生死,而不是“找感覺”,可潛能培訓的“魅惑力”幾乎全在自欺欺人的“找感覺”。你從來看不到哪一位真正的禪師在勘驗學人時,會詢問對方“今天打坐感覺好不好”。反之,所有在“六根門頭”找出路的賊心不死者,必定要受到禪門那震撼人心、讓人魂飛魄散的當頭棒喝!

  金剛大士彌光老和尚曾反復警策棒喝學人:“佛法難聞,修行不易;勸汝后人,莫當兒戲!”可是今天,這些最是“兒戲”的伎倆,卻反反復復、不知慚愧地占用著“禪”的名義,欺世盜名,拿眾生的慧命當把戲耍。

  首先,長期以來,大眾對禪并無真正了解,只是通過各種文化渠道取得一些關于“禪”的零星的、泛泛的理解。但是“禪”天生具足的雅文化高格使其渾身上下充滿了現代人所需要的“高大上”的光環。以“禪”之名,最能顯示自己的脫俗;以“禪”之名,最能彰顯自己的文化學養;以“禪”之名,最能贏得刮目相看的眼光;以“禪”之名,最能顯示活動的海納百川、深厚博大;以“禪”之名,最能吸引“厭物者”、“附庸風雅者”和一部分有真正信仰訴求而又暫不具備慧眼者的眼光。總之,在當下深不可測的“精神文化市場”中,“禪”最是那“低調出高格”的金字招牌。

  其次,精神文化的“市場”同樣遵循供求原則。有消費精神與靈魂的需要,就有相應的供給。大眾對“禪”的青睞多數并非出自對“禪”的追求,相反來自于填補心靈空虛、尋求心理安慰、滿足心理獵奇等種種訴求。于是,世人要什么菜、點什么菜,就有人做什么菜;世人需要什么品相,就有人出什么品相。

  君不見,左一位“禪粉”猛轉身來告訴你“減壓和健身才是禪,內觀是一試就開悟的潛能培訓”,右一位“禪粉”掉頭說:“生死輪回不用怕,了生脫死萌萌噠,跟我一起喊出來,佛法就是放輕松”,中間雞湯販子一抹嘴兒,噴起唾沫星子一聲吼:“你的錢途有我在,我一定要接引你”廣告打得動人心魄,但是這些,又與“禪”何干?

  中國才恢復30年的佛教格局就這樣以“禪”之名被世俗化、低俗化影響著。美其名曰“禪文化”,實際上卻是對真正的“禪”進行誹謗,是對整個禪宗的誹謗,對漢傳佛教的誹謗。這些層出不窮的“偽禪修”,如果僥幸無事尚好,可一旦出了事,大眾只會把矛頭對準最顯眼的“禪”的招牌,轉而便是對準整個禪門。

  從這起不幸的女生墜亡事件,便能得這個深刻的教訓。從事件被報道出,到搜索引擎里鋪天蓋地出現與“禪修”關聯的負面新聞,我們發現,只遵循傳播的規律,而并不照應事實的。最快落入大眾視野的是“死亡”“清華畢業生”“寺院”“禪修”等符號,被濃墨重彩打造和放大的是“禪修”與“慘死畢業生絢爛而令人唏噓的短暫人生”間無形的張力。網絡時代的信息傳播再一次驗證了“重要性X含糊性=謠言”的公式和網友“聽一半,理解四分之一,零思考,然后進行雙倍反應”的反應機制。對于禪宗,此次事件下的負面影響已是在所難免。

  女生寺院墜亡事件是無人愿意看到的悲劇,因為它發生在一個如花般年輕生命的身上,更因為它發生在人對于生命問題的寶貴探索過程中。雖然,這是一起安全事故,卻造成了如此強烈的社會震動和對于禪門的無形波動。在此,反思“蒙眼游戲”及種種假“禪”之名的“潛能培訓”亂相,絕非避開事件、對亡故生命視而不見,而是希望人們不要只是等到生命逝去,才慌亂無措地想要追責和尊重生命;不要只是等到窮途末路時,才追悔于生命大義追求中的兒戲態度。

責任編輯:黃南州新聞網

上一篇:“魔都凈土”白領禪修班體驗:“與世隔絕”24小時(組圖)

下一篇:明海法師:禪修是什么認識你自己

老彩票 佛山市 | 和平县 | 商南县 | 武威市 | 浪卡子县 | 佛山市 | 塔河县 | 望都县 | 富平县 | 沈丘县 | 西和县 | 宿迁市 | 类乌齐县 | 太仆寺旗 | 长阳 | 竹山县 | 阆中市 | 德令哈市 | 湖南省 | 韶山市 | 永平县 | 灵武市 | 青川县 | 马鞍山市 | 噶尔县 | 金昌市 | 洪雅县 | 双鸭山市 | 虞城县 | 彩票 | 鄂伦春自治旗 | 内江市 | 抚宁县 | 通许县 | 章丘市 | 莱西市 | 内黄县 | 嘉禾县 | 丹寨县 | 雅江县 | 琼海市 | 扶绥县 | 灵丘县 | 韶关市 | 固阳县 | 尼玛县 | 东至县 | 彰化县 | 高淳县 | 祁阳县 | 久治县 | 成安县 | 屯留县 | 化德县 | 沧州市 | 个旧市 | 大姚县 | 崇左市 | 鄂托克旗 | 利川市 | 镇远县 | 治县。 | 阿城市 | 孝义市 | 三原县 | 晋江市 | 崇礼县 | 平利县 | 鄂尔多斯市 | 营山县 | 江永县 | 浦城县 | 葫芦岛市 | 昌平区 | 台湾省 | 临武县 | 铜鼓县 | 延庆县 | 宜阳县 | 普洱 | 唐山市 | 恩平市 | 瑞丽市 | 西吉县 | 清水河县 | 镇赉县 | 永川市 | 凤山县 | 天等县 | 衡阳市 | 岱山县 | 沁阳市 | 桑植县 | 辽中县 | 河西区 | 巴东县 | 保定市 | 潞西市 | 东辽县 | 铜鼓县 | 富蕴县 | 额济纳旗 | 汾西县 | 尤溪县 | 鄂州市 | 定西市 | 巫溪县 | 济宁市 | 湘阴县 | 长泰县 | 玉树县 | 内黄县 | 永年县 | 壤塘县 | 四子王旗 | 济阳县 | 枣强县 | 襄樊市 | 保山市 | 易门县 | 抚宁县 | 济阳县 | 浦城县 | 锡林浩特市 | 叙永县 | 开平市 | 华蓥市 | 老河口市 | 卓资县 | 军事 | 芜湖市 | 和田县 | 漯河市 | 台北县 | 青岛市 | 武威市 | 阿克陶县 | 太仓市 | 青浦区 | 栖霞市 | 漳平市 | 定远县 | 和平区 | 毕节市 | 石城县 | 宣城市 | 保亭 | 本溪市 | 惠水县 | 彰武县 | 喜德县 | 通化县 | 乐山市 | 宁城县 | 固镇县 | 罗源县 | 于都县 | 东安县 | 建始县 | 柘荣县 | 蒙阴县 | 佛山市 | 桦南县 | 丰原市 | 安顺市 | 寻乌县 | 紫阳县 | 阿荣旗 | 博白县 | 涞源县 | 鸡东县 | 石屏县 | 民丰县 | 景宁 | 揭西县 | 陇南市 | 芒康县 | 宜君县 | 资阳市 | 新丰县 | 安泽县 | 彰化市 | 鹰潭市 | 姚安县 | 锡林郭勒盟 | 启东市 | 金溪县 | 江油市 | 富蕴县 | 沁水县 | 宁国市 | 崇义县 | 濮阳市 | 清镇市 | 惠来县 | 中牟县 | 鹤岗市 | 松桃 | 内乡县 | 句容市 | 兴隆县 | 陕西省 | 吉林市 | 清新县 | 二手房 | 五莲县 | 贵阳市 | 建水县 | 酒泉市 | 通州区 | 长治县 | 桦川县 | 喀喇沁旗 | 无为县 | 古交市 | 兰州市 | 壤塘县 | 英山县 | 乌鲁木齐市 | 綦江县 | 家居 | 海城市 | 云浮市 | 娱乐 | 鸡西市 | 咸阳市 | 吐鲁番市 | 大同市 | 佳木斯市 | 东源县 | 澄迈县 | 大足县 | 文成县 | 高碑店市 | 宁晋县 | 高尔夫 | 邻水 | 葫芦岛市 | 伊吾县 | 宁远县 | 新河县 | 大荔县 | 五寨县 | 宜黄县 | 洪湖市 | 水富县 | 叙永县 | 奉新县 | 长春市 | 高台县 | 台州市 |